萬勁波:更大力度推進基礎研究

文章来源:光明日报 2019-02-14  |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25  |  【打印】 【關閉

  
  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,是科技強國建設的根基。2018年,我國全社會R&D經費約1.94萬億元(按占GDP比重2.15%測算),研發人員總量預計418萬人,這些資源如果得到合理配置,可以實現更大作爲。據《2017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》,2017年,我國基礎研究經費975.5億元,占R&D經費比重爲5.5%。雖然規模、強度近幾年在增長,但由于投入強度長期過低,加劇了基礎研究資源配置的功利性,技術源頭缺失問題日益凸顯。未來要實質性地強化基礎研究多元投入體系,提高資源配置及使用效率,依托中心城市建設一批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,穩定支持一大批青年科技人才,讓科學家在年富力強時期潛心研究重大科學問題,真正突破一批“卡脖子”的硬科技。

  第一,加大中央財政對基礎研究的支持力度。結合創新主體功能定位,完善對重點高校和科研院所長期穩定支持機制,瞄准新一輪科技革命可能的前沿方向,開展前瞻性基礎研究。支持具備沖擊“領跑”地位的優勢領域建設國家實驗室,爭取引領世界科學前沿。在補短板領域建設新型科研機構,組織優勢力量攻堅克難。設立軍民融合科學計劃,分階段持續支持高風險研究。通過重大任務、重大基礎設施及重大平台建設帶動全社會加強基礎研究投入。強化中青年人才、實驗技術人才和後備人才投入,培養大量合格的科學家和工程師。保障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依法獨立運行管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,重視對原創性項目、非共識項目和前沿探索項目的支持。整合中央、地方力量,優化行業、部門、領域科研力量布局,統籌部署行業科技創新重大項目,提高公共資源專業化配置效率。由政府資本與社會資本合作設立生命健康、信息智能、資源能源、生態環境、防災減災等應用基礎研究基金,設立理事會、基金會等專業化管理模式,融通“科學、技術與工程”,突破“關鍵共性技術、前沿引領技術、現代工程技術、顛覆性技術”。

  第二,引導地方政府加大基礎研究投入。2018年,我國人均GDP接近1萬美元,進入“效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”階段,但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深圳、廣州等地區已進入“創新驅動”階段。北京市明確提出到2020年,全社會基礎研究投入強度達到15%;上海市明確提出到2020年達到10%左右;廣東省明確提出到2022年達到8.5%以上。近年來,科創中心、國家實驗室、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、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帶動各地更加重視基礎研究。未來要優化國家和區域創新體系布局,引導地方政府結合高質量發展需求,發揮比較優勢,加大對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支持力度,共同組織科技攻關任務,強化對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。可依托京津冀、長三角、長江經濟帶、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戰略,增強國家中心城市、創新型城市、自主創新示範區及高新區的創新輻射帶動力,加快形成一批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。

  第三,引導激勵企業和社會力量加大基礎研究投入。發達國家的企業尤其是跨國公司大都注重基礎研究,以維系其原創能力、厚實技術儲備,實現專利和標准前瞻布局,確保其行業領先地位。我國越來越多高科技企業在國際科技競爭中占有重要地位。2017年,我國企業基礎研究投入僅占企業R&D投入的千分之三,多數企業處于“效率驅動”階段。創新型企業加強基礎研究投入,才能實質性地改變基礎研究投入強度低的局面。

  第四,建立开放包容的创新生态体系。“创新是改革开放的生命”,未来要统筹推进科技体制和经济社会体制改革,用好国内国际两种资源,构建开放、协同、高效的国家创新体系,强化科教融合、军民融合和产学研深度融合,促进基础研究、应用研究与产业化融通发展。就供给侧而言,建立完善以信任为前提的科研管理机制,在人才遴选、人才评价和资源配置中凸显科学价值创造,引导学风转变。建立相对稳定的学科布局和灵活柔性的调节机制,转变过于突出个人和第一单位的管理方式,鼓励学科交叉、融合与渗透,促进优势学科、潜力学科、空白学科、短板学科和新兴学科全面协调发展。适应大科学、大数据、互联网时代新要求,积极探索众包、众筹等基础研究新方式。把科学教育融入教育、文化体系,建立跨学科教育、培训和就业体系,使科学精神、科学文化成为中华文明的重要内核,激发青少年的科学兴趣。就需求侧而言,构建创新要素自由流动、公平竞争的创新友好型市场环境,健全决策咨询机制,让市场竞争和同行评议来选择具体优先领域和技术路线。健全知识产权法治环境,压缩非创新行业获利空间,让创新有利可图。鼓励政产学研共建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、新型研發機構等协同创新平台,建立关键核心技术联合攻关体制,激励科学家进企业、企业家进实验室,共同凝练科学问题,形成“创新驱动发展、发展带动创新”良性循环。建设自主可控的开放创新体系,推进更高水平的国际科技合作和对外开放,统筹推进“一带一路”科技创新合作、技术出口与产能合作,带动国内基础研究高质量发展。

  總之,厚實的基礎研究是科技強國的基本特征。建設現代化創新體系,要發揮好政府、市場、科學共同體及創新主體的作用。政府重點支持難度高、風險大、周期長的基礎研究,還要著力構建公平競爭的創新生態,保障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,激勵創新企業自主加大基礎研究投入。創新基礎研究組織模式和支持方式,實行靈活的激勵機制和嚴格的責任約束,調動創新主體的創新積極性。只有廣聚全球科學英才,持續産出一批引領性原創成果,才能保障基礎研究整體水平和影響力大幅躍升,使基礎研究地位與國家發展目標和國際地位相匹配。

  (作者:万劲波,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)